您的位置: 广州资讯网 > 美食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四章 杂役弟子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1:32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四章 杂役弟子

这一次,严礼强等的时间稍微久了一点,足足将近有一个小时,才有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衫样子有四十多岁的男人重新走了进来,站在房间的门口,看着严礼强。

“你就是严礼强?”

严礼强站了起来,“嗯,我是!”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办理入门的手续!”

“好的,多谢!”严礼强说着,也就跟着这个人走了出去。

“要加入剑神宗,有些规矩我得事先跟你说清楚!”那个人一边走着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四章 杂役弟子

,一边面无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和严礼强说着话,态度高傲,“剑神宗招收弟子,一个个都是万中选一,各个出类拔萃,普通人想加入剑神宗,难如登天,你今日得以加入剑神宗,这是你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气,能加入剑神宗,不是你的缘故,而是因为你带来的那把钥匙,打开了还恩锁,剑神宗让你加入就是还恩,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现在这个恩情已经还了,在你加入之后,你就和其他剑神宗的弟子一样,没有任何特殊,其他人干嘛你也干嘛,其他人吃什么,用什么,穿什么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四章 杂役弟子

,你也一样,能不能混出一点人样来,就靠你自己,和你今日拿来的那把钥匙再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犯了错,触犯了门规,剑神宗也绝不会姑息宽容,明白了么?”

“明白了,在加入剑神宗后,我就是一个普通弟子,一切都按剑神宗的规矩来!”严礼强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

“明白就好,以前也有像你这样来到剑神宗的,有几个小地方来的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规矩,在加入剑神宗后还搞不清情况,还不知道珍惜,处处想要受照顾,搞特殊,自己不努力,又没资质,又没有实力,在剑神宗里呆了几年,也没有什么长进,现在也就挂着个剑神宗外门弟子的名头,在剑神宗下面的几个庄子上做个和泥腿子打交道小管事,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最后如何,怨不得别人!”

“嗯!”穿着淡蓝色长衫的男人用鼻子哼了一声,“你能这么想就好……”

在敲打了严礼强两句之后,那个穿着淡蓝色长衫的男人就没有再说话,而是闷着头带着严礼强在剑神宗宗门的山路上走着,在差不多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之后,就来到一个大院里。

那个大院占地十多亩,院子门口挂着一个招牌——聚英院,院子里中有一栋七层高的阁楼。

那个穿着淡蓝色长衫的男人直接带着严礼强进入到那个阁楼里,阁楼里的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老者连忙走了过来,扫了严礼强一眼,一脸卑微的笑容,“薛管事,今日又招收新弟子么?”

“嗯,你给他办理一下入门的手续……”

“好……”

所谓的入门手续,也不复杂,就是登记一下严礼强的姓名,年龄,家庭籍贯,然后留下严礼强的十个手指的指模,建了一个简单的人事档案,再看了看严礼强的身材,发给了严礼强两套一模一样的灰色的衣裤鞋袜和一本《剑神宗门规纪要》的本子。

随后那个穿着淡蓝色长衫的薛管事就带着严礼强离开了聚英院,继续走,走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又来到一个挂着“戒律院”大院内,直接带着严礼强来到大院后面的一排房屋那里。

在大院那一排房屋之中,隐隐传来几个年轻人的读书声。

“剑神宗宗门戒律,第一戒欺师灭祖,轻慢师长…………第二戒功法外传,吃里扒外……第三戒同门相残,忤逆不孝”

薛管事直接推开了那间有着读书声的屋子的房门,带着严礼强走了进去。

那间屋子就是一个大宿舍,屋子里并排放着八张床铺,每张床铺前面有一桌一凳,严礼强进去的时候,正有四个穿着同样的灰色衣服,年龄从十五六岁到二十岁左右不等的年轻人,正端坐在床前的凳子上,一个个摇头晃脑的正在大声的读着手上的那本《剑神宗门规纪要》。

在看到薛管事进来之后,那四个人同时停了下来,一个连忙站起,规规矩矩的肃手站在各自的桌子旁边。

薛管事指了指屋子里的一张床,“你就睡那里,这半个月,你就在这里学习《剑神宗门规纪要》,等半个月后,你把剑神宗的规矩都学会了,知道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再安排你的去处!”和严礼强说完这些,薛管事又看了那几个肃立在一旁的年轻人一眼,“马良……”

“弟子在!”那四人中年龄最大的那个连忙上前一步应了一声。

“这个人是新来的,你教教他规矩!”

“是,请薛管事放心……”

“嗯……”用鼻孔哼了一声之后,薛管事也不再说什么,转头就走了。

等薛管事一走,房间里的四个人的目光,就全部落在了严礼强的身上,一个个好奇的打量着严礼强,其他三个人都不说话,那个马良走了过来,抬着下巴,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严礼强,眼中嫉妒的神色一闪而过,无论是严礼强的年龄,还是严礼强的那张俊美到极点的脸,都让他有些不舒服,“你叫什么名字?”

“严礼强!”

“哪里人?”

“湖州人!”

“要加入剑神宗可不容易啊,我们几个都是从剑神宗的各个别院分部之中遴选而来的,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个叫马良的年轻人的脸上带着微笑,但是严礼强又怎么不知道这个人打的是什么心思。

严礼强淡淡一笑,装逼天赋再次爆发,他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没什么,只是我爷爷和剑神宗的一个长老认识,那个长老一句话,我就进来了,两个小时前我还不是剑神宗的人呢……”

看到那个叫马良的面色变了一变,瞬间就像被噎住一样,严礼强也没有理他,直接捧着自己手上的那些衣物,就径自来到自己的床前,把东西放在了桌上,开始收拾起来。

“那个……是哪位长老引荐你来的剑神宗?”马良有些不死心和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刚刚薛管事还吩咐我,让我少提那位长老的名号,不要在剑神宗搞特殊,要低调一点,把自己当成普通的剑神宗弟子,马兄你就只需把我当成普通的剑神宗弟子就行了,千万不要对我太照顾,不然薛管事知道了不高兴!”

“那是……那是……这个我只是好奇,随便一问……”马良的脸上,一下子堆满了笑容,对严礼强的态度,瞬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下子变得热情洋溢,“礼强兄弟你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我就是了,对了,现在礼强兄弟你也是剑神宗的人了,就要把你身上的这套衣服换了,在剑神宗,只有核心弟子和长老以上,才能随意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其他人在剑神宗的山门之中,穿什么衣服都是有规矩的,衣服都不能随便乱穿……”

“好,那我现在就换……”房间里都是几个男人,而且这几天估计也是一堆人住在一起,严礼强也不避讳什么,就当着众人的面,脱了衣服,换上一套自己刚刚领来的灰色衣服。

灰色的衣服是棉麻质地,布料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差,一身衣服一穿起来,系上一根灰色的腰带,严礼强的装扮也就和马良几个人一样了。

“哈哈哈,礼强兄弟人长得俊,果然穿什么衣服都好看!”那个马良还在旁边拍了一下严礼强的马屁。

“穿这个衣服就代表是剑神宗的弟子了么?”

“这灰色的衣服是剑神宗外门弟子的装束,更准确的说是外门弟子之中的杂役弟子的装束,过些天离开这里,我们都要在山上执杂役……”

延安整形美容医院
延安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延安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宜宾白斑疯医院
宜宾白癜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