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资讯网 > 游戏

大千之王 第二百三十章 墨子凯的心结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7:35

大千之王 第二百三十章 墨子凯的心结

第二百三十章墨子凯的心结对于墨子凯来说,他还真有些不敢再面对童飞,因为他他看来,童飞这家伙实在太变态了,运气好的爆棚,两相比较,实在有些太伤自尊。

短短数日,童飞从一个山野村夫摇身一变,成为了灵虚宗法宗宗主。这还不算,他几乎在一夜之间,成就一个元婴中修。对别人来说,这可是奋斗数百年不可得的。可在他来说,似乎一切毫无阻滞,要是明天传出,他要飞升成仙,估计墨子凯也丝毫不会怀疑。

如果说,之前的种种,可以归纳为运气的话,那现在,除了资质超群,再找不到任何其他的理由了。资质这东西,恰恰是所有修仙者最引以为自傲的,假如没有资质,还修哪门子仙?

可惜,童飞今日之表现,若归功于资质,那他的资质也太逆天了!

这等于当面指着人开骂:你太差劲了!等于扇了每个人的脸,而偏偏这脸扇的,太理直气壮,让你没有丁点脾气!

想起前几天,墨子凯真有点嫉妒,当初一起进的千寻,原以为童飞不过是一个与他同等的存在,甚至在童飞面前,墨子凯还有些一丝的优越感。西秦仙府世家子弟,这在外人来说,的确值得的优越一下。

不过很快,这种优越感被撕了个粉碎,他发现童飞比他强的太多,但是说到底不过运气好一点,有个好师傅而已。

一个总是运气太好的人,是没有真正朋友的。至少没有人愿意跟你在一起混事儿。

就像两个钓者,一个运气爆棚,天天盆满钵满,一个运气奇差,天天空着两手,若非技艺差别

大千之王  第二百三十章 墨子凯的心结

,只赌运气的话,那早晚只有两个结果,运气差的那一位,不是疯了,就是逃了。试问,世上有谁愿意天天满足于欣赏他人成功?

墨子凯也一样,所以他毅然决定避开童飞,即便继续在灵虚宗,也决计不呆在法宗。

但是今时,当传出童飞已经晋级元婴的消息,情况变了。

童飞向所有人宣告,他不仅仅有个好师傅,他还有逆天的资质!甚至颠覆了灵虚弟子对于仙道的认识。三天,只用三天,直接从丹道飞升元婴。

别人不知道,墨子凯可清楚,当初跟他一起进入千寻城,童飞跟他一样,不过是筑基顶级修为而已。童飞再厉害,修为达到水丹之境,已经很了不起了。可这才几天啊,一跃成为元婴修士。这中间跳过了多少等级?这除了神助,没有别的解释!

墨子凯心动了,他内心深信,童飞一定得到了秘法!所以这一次他要回去,找到童飞,宁可下拜为师,也要将这秘法学到手。

其实,灵虚法宗弟子都明白,与其说北斗七星阵乃悟道神器,不如说这是一块试金石。只要你是一块真金,终归会沐浴着大道之光脱颖而出,童飞无疑就是真金,而且是一块神一般的真金。

北斗七星阵从来不是什么秘密。每一个月,宗门弟子只要完成了宗门任务,就可以有一次进入北斗悟道的机会。大家都从中得到不少的感悟,但是从未有人能够做到三天之内,从丹道直接飞升元婴,而且还晋级元婴中期。这种情况,只能唯恐怖二字来形容了,在所有人看来,恐怕就是神来了,也未必能做到童飞这样吧。

在这样一个神一般的人物面前,你所能做的,除了逃之夭夭,就只有俯首诚服,因为你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墨子凯是逃无可逃,所以他清醒了,决定扔掉可怜的自尊,踏踏实实的走到了童飞面前拜倒:“师傅!您收下我吧!”

童飞却茫然无措了,在他看来,自己从来够不上什么逆天,今日之得,实在太不足为道。甚至离开北斗七星阵的一刻,他不无遗憾的一脸惆怅

“看来,只能暂时这样了,但愿这回能缩小跟他的差距!”

这个他,当然就是那位隐藏在童飞背后的对手,红皮猪妖。不过,这件事不足与外人道罢了。世上的事情从来就是如此,人人以为登上山顶可以一览众山小,可是当你真的到达山顶的时刻,你会发现在你面前,还有更多更高的山峰。大道之途,注定了永无止境。

童飞在收徒弟的事情上,向来十分保守,虽然现在他有资格收取三个亲传弟子。但他依然很慎重。并非他不想做师傅,做师傅多荣耀啊,被徒弟捧着。但是童飞却认为,自己远远不够,他甚至不知道能教授弟子些什么。

“收徒弟?开什么玩笑,我自己都没明白我的道是什么?能教你什么呢?”

童飞清楚,开一门宗派,得先得拥有自己独到的大道之法,在没弄明白大道之前,就谈不上一代宗师,更没有资格教授弟子。否则这就是害人子弟,这是师道品德。

这一点,童飞还是很理解季戎的,季戎为何收了三千记名,却从未收亲传。童飞认为,并非季戎不知大道至理,而是师傅在通彻大道之后,看的更加深远。

季戎也说过,他的道并非一般人能够传承。假如弟子学去遗害后世,宁可不传。童飞拜入季戎门下,其实并非学其法术,除了当年如年得到一些入门之法外,童飞更多的是从其言行,而不在一法一技上得其衣钵。

童飞一直心领神会,所谓师傅领进门成就在个人。只有弟子才能深刻领悟师道宗义。不然,为何佛宗教义也罢,圣人之语也罢,全是弟子记传后世呢。也许佛祖、圣人自己都未必想到,他的教义会传承后世吧?

童飞感觉季戎想要传给童飞的道,不外乎一个字――那就是仁!

牺牲为仁,大义为仁,仁者爱仁,这就是对所爱者宽,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不求天下归服,只求无愧于心。

在这一点上,童飞觉得自己跟师傅季戎是一类人。对自己够狠!而且我行我素,万事只求无愧于心。

要知道,天下间怀志者不少,但笃行者却不多。怀天下,不求回报的,那更少了!对于仁者,于童飞所理解,并非时时奉圣贤,更不是事事功利。有时候甚至会得不偿失。纵观仁者一生,难免孤独惨淡。但是他们依然不离不弃。

这需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义无反顾。或许别人得到了好处,未必会感激你!但仁者追求我行我素。万事随心。做事未必事事功利。

就像现在,童飞面对墨子凯一样,真实才最重要。

“墨兄,我知道你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回来找我,但是我并不能给予你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一点,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外在条件虽然重要,但不是绝对的。事实上成功与否和你的心有关,只要你有一颗坚定的心!相信自己,然后义无反顾!你终有所得。所以大道三千,求道唯心!心安了,身在何处并不重要。”

童飞的话好像直指墨子凯的内心。让他猛然一震。好像未必先知,看透他心中所想一般。

回头沉思,童飞的话。想想自己当年离开仙府,无非是因为资质不高,修为不如,而不甘被人奚落,于是外出寻找机缘。这些年一直抱着侥幸,希望有一天遇到机缘突破丹道,再回去吐气扬眉。反倒舍本逐末,忘记了修道的初衷。

就像童飞说的,若是心安住,何必管身在何处,何必管他人喜怒。”

“受教了!”墨子凯似乎深有所悟。

童飞想了想后说道:“墨兄,正好,我这一次要去西秦仙府办点事,墨兄要是感兴趣,可以帮我引引路,我们一路作伴,不知您意下如何?”

墨子凯点头道:“好,前辈既然愿意我作陪,是我的福气,我如何能够推辞?正好,我出来晃荡有些年了,回家看看也好。”

“恩,既然如此,咱们也不要前辈后辈,反正你目前还不算灵虚正式弟子,还是和当初认识时一样,以兄弟相称吧。”

墨子凯一听有些尴尬推辞,但童飞却坚持道:“我的师傅是仙狂,告诉我一个道理,那就是人这辈子不要被虚名束缚,我们都是修道众人,更不应该在乎俗套才是。岂能在被声名所累?”

说到这里,墨子凯当然无语:“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称您童兄吧!”至此,墨子凯的心结算是完全打消!

童飞决定要去西秦仙府,一方面是因为灵虚宗极力西秦仙府最近。从终南山往西五百里,便是西秦仙府的东部边界――潼关。之后是安西要塞,扶风城和大雍。

童飞这里刚刚定下了大致的计划,掌门赵虚白就送来消息,鬼灵宗十日之内将在大雍开启鬼市,到时候说不得鬼谷秘藏会重现,建议童飞十日内赶到大雍城。看来也是不谋而合。

因为这一次对外乃是参加鬼市。所以宗门决定派出各宗代表性的弟子。除了剑宗叶紫兰师徒四人外,器宗和符宗各派了两个元婴大弟子,丹宗派了一个元婴弟子。这样一来,各宗门除了御灵宗之外都出了人。

童飞这边除了贺鸣之外,外带慕锦儿、鲁青和墨子凯三人。

这样一共有了八个元婴修士,六个丹道修士,算起来一共十四人。这一次行动以童飞为首,一切由其临机安排。大家乘坐飞舟,赶往大雍。

惠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四平癫痫病
郑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北京华博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大庆皮肤病医院在什么地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