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资讯网 > 历史

足球为何在中小学热不起来功利主义已生根发

发布时间:2019-09-13 11:41:32

足球为何在中小学热不起来 功利主义已生根发芽

北京市民张颖家楼下的小花园,是她所在住宅小区里唯一的公共休闲场地。1年前,就是在这片有人遛狗、有人散步,也有孩子玩耍的花园里,张颖6岁的儿子对足球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随后,张颖开始为儿子四处寻找少儿足球培训机构。但她没有想到,偌大个京城,想给孩子找个学踢球的地方竟如此之难。

少儿足球培训机构难以寻觅

大半年过去了,张颖只找到了两家少儿足球培训机构,一家在城东,一家在城北。张颖住在北京海淀区,无论送孩子去那一家,往返一趟都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最终只能作罢。但一个疑问也在张颖心中产生:少儿英语、奥数、钢琴、绘画等培训班在北京比比皆是,为什么教孩子踢球的培训班却如此之少?

3个月前,张颖终于从一个熟人那里得知,北京西郊植物园附近的一个足球场上,有一名足球教练在举办半公益性质的少儿足球培训班,张颖喜出望外。这个足球场位于北京西五环边上的一片小树林里,虽然位置有些偏,但离张颖家还算近,她赶紧把孩子送了过去。

每个周末,这里都有二三十个孩子在教练张建立的指导下踢球。我这里不搞专业训练,对孩子踢球的水平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培养孩子对足球的兴趣,帮助他们掌握基本的足球技术动作和初步的团队配合能力,让他们入门。张建立说。

张建立是专业足球教练,他完全是凭着热情开展这种半公益性质的少儿足球培训的。在他这里学踢球的孩子每个月交300元学费,每周末上两次课。张颖一算账:每个孩子每个月上8到10次课,收取的学费可能刚刚够场租费,张教练基本上挣不到什么钱。

张建立以前办过一个郦城少儿足球培训班,但因为没有足球场地而被迫在京城四处打游击,最终还是没能办下去。张建立的理念是,不能把普及性的少儿足球培训办成高消费、小众化的贵族运动,必须奉行低收费的原则。但北京的公共足球场地数量很少,且场租昂贵,少儿足球培训和开展活动往往因此而受困。张建立现在的这个少儿足球培训班因为场租相对便宜,目前基本上能够在低学费的原则下维持生存。

张颖有时也会为儿子感到庆幸:毕竟像张建立这样的足球教练只是特例,你不能指望所有的足球教练都不在意经济收益。另外,场地不足和昂贵的场租费也是影响少儿足球培训的一大障碍。

升学压力把足球挤到了一边

39岁的田文敏从小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小时候在胡同里和马路边踢球的记忆,至今仍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但在他7岁的儿子身上,田文敏再也看不到自己童年的影子了,城市里人多了,车多了,楼房多了,但空地少了。现在的孩子又都这么娇贵,那家的大人能放心自己的孩子在街头巷尾踢球呢?

我们那一代人是散养的,学习压力不太大,到外面玩,父母也不太约束。现在的孩子是圈养的,课余时间要么上各种补习班,要么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游戏。我也想让孩子像我一样爱上足球,但他成长的环境已经完全不是我小时候那样了。田文敏说。

两个月前,田文敏也是从同事那里打听到张建立的这个少儿足球培训班,他现在每周都带孩子来踢球。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还没有太重的学习负担。田文敏说,孩子的同学几乎没有不上课外辅导班的,等他到了四年级以后,我也不敢保证还能继续带他来踢球。谁都希望孩子以后能上个好中学,可小升初的录取标准只有考试成绩。为了能考出高分,让他在三四年级以后集中精力学习,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在张建立的这个少儿足球培训班里,学员全都是小学一二年级或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孩子极其罕见。不是张建立不招,而是孩子越大,学习的压力就越重,参加体育活动的时间自然就很少了。张颖告诉,她的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已经报了英语班,每周利用课余和周末时间上6个小时课。相比起儿子的同学,这还算是上得少的,我的很多同事或朋友家的孩子,到了小学三四年级以后,课余时间基本上都用来上各种辅导班了,最少的也要报两个班,多的要报四五个班。周末两天,孩子能有半天休息时间就算不错了。

张颖说:学踢球后给儿子带来了很大变化,如果儿子今后没有那么大的考试压力该有多好,那我肯定会让他一直踢下去。

儿子以前就爱看动画片,爱玩电脑游戏。每次想把他从电视机前拉开,或想让他放下iPad,都非常难。孩子学踢球以后,每到周六周日,都自己主动提前收拾好衣服和球鞋,等着我带他去球场。我这才知道,原来让孩子远离电视和电脑游戏也不是什么难于登天的事。

张颖说:儿子有一次去踢球时正赶上下雨,这要在过去,怎么可能让孩子冒雨出门呢?但教练说,在雨里踢球也是足球的乐趣之一,孩子们踢得很高兴,家长们也打消了顾虑。事后,也没有一个孩子生病。还有一次,儿子踢球时被球击中了脸,他疼得一下子就哭了。可过了几分钟,儿子抹了一把眼泪又上场了。其实,男孩子不能那么娇气,踢足球很能锻炼他们的意志。

几个月过去后,孩子饭量大了,身体壮实了。他有了积极健康的兴趣爱好,享受到运动的乐趣,锻炼了意志品质,也有机会和同龄人一起培养团队精神这些因踢足球给儿子带来的变化,更使张颖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不过,张颖有一位同样倡导快乐教育的朋友,却有着惨痛的教训。张颖介绍说:我的那个朋友因为单位有共建学校,基本上能够保证职工子弟进入某市重点中学。因此,我那个朋友就放心地实施快乐教育,从未给孩子报过任何一个课外辅导班,鼓励孩子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但到小升初那年,那所重点中学的招生名额有了限制,我朋友家的孩子因考分靠后而落选了。一家人心急如焚,最后花了很多钱,托了很多关系才解决了孩子上学的问题。现在,我们都把他的快乐教育作为反面教材,无论如何都不敢在孩子的学业上掉以轻心了。

功利足球已在校园生根发芽

田文敏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等儿子稍大一些后能和他正式地踢一场球,因为他发现身边踢球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我现在每周还踢一次野球,一起踢球的人可能彼此都不认识,只是因为踢球才凑到一起。我发现,现在踢野球的,多半是我的同龄人或是70后,80后比较少,85后、90后更是从未见过。这与我经历过的足球热真是大不相同了。

踢球的孩子少了,北京市少年宫足球教练尹志义对此有着更加直观的感受。尹志义从1985年开始担任北京市少年宫足球教练,从业26年,他亲眼目睹了青少年足球培训由热转凉的全过程,我印象最深的是1986年,当时我们招一个少儿足球班,一下子来了300多个孩子,挑都挑不过来。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踢球的孩子就逐渐减少了。现在呢?每次招生能来十几个人就不错了。

在一张今年上半年的北京市少年宫课外活动开班计划表上看到,相比起很多课程动辄要开十几个班的热门景象,每学期只开两个班的足球班成了最冷门的培训项目。以前坐等学生上门的尹志义,现在已经习惯于主动出击,去中小学校担任足球辅导教练。

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少,原因比较复杂。尹志义分析说,过去北京的三环边就算挺远的地方了,城里也不堵车,无论孩子住在那里,来我们这踢球都还算方便。现在,孩子们到我们这来,光路上就要耽误很长时间。因此,来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此外,家长带孩子踢球的心态也在变。过去,家长觉得孩子喜欢足球才会送来学踢球。现在,很多家长是带着给孩子健身的想法让孩子学踢球,有的孩子并不一定真喜欢。

尹志义现在带着的30多个孩子,基本上不是小胖墩儿就是小豆芽,过去少年宫的少儿足球培训还承担着发现足球苗子的任务,现在看来,这个任务很难完成。

中国足球大环境的恶化,也对少儿足球活动的开展带来了负面影响。这几年,尹志义在北京多所中小学校担任过足球教练,他发现,城市家庭的孩子即使对足球有浓厚的兴趣,也极少往职业足球方向发展。而那些最终愿意走职业足球道路的孩子,通常都来自农村或是打工子弟。他们的家庭从一开始就把踢足球当成孩子日后改变命运的一条路,踢球的功利色彩很浓,这使得孩子在参与足球活动时背着很重的思想负担。

而很多正在开展校园足球活动的学校,其功利性也很强。

张颖的儿子今年9月上了小学,学校里有足球活动场地,还有一支足球队,这支足球队是全校足球运动的标志。学校从近千名学生里选出十几个孩子,对这些孩子的身体素质和运动技能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普通的孩子肯定是沾不上边的。学校里踢球的也就这十几个孩子,学校足球队的存在主要是为了代表学校外出参赛,这让我很难理解。张颖说,学校为什么不能让大多数孩子都有机会参与足球运动呢?校队队员不应该从喜欢踢球的孩子里选拔吗?为什么要先看孩子的身体条件,再决定教不教孩子踢球呢?

北京市区不少场地条件好的学校,完全可以开展足球活动,但校方却不作为。尹志义就遇到过这样一所中学,有足够大的场地,还有一名足球专业出身的体育老师。但出于校园安全的考虑,校长就是不愿意开展足球活动。现在校园安全很受关注,孩子万一在学校里出了事,校方往往是吃不了兜着走。孩子踢球又难免磕了碰了,那学校更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了。而且,现在一所学校的口碑好不好,是以学生的考分和升学率为标准,学校当然要把抓学习成绩摆在首位。尹志义表示。

据全国校园足球办公室负责人陆煜介绍,全国具备标准足球场地的中小学校非常稀少,但校园足球的开展对学校场地条件的要求并没有这么高,适合小学生开展的5人制足球只需要一片20米40米的场地,仅与篮球场大小相当,这样的场地条件即使是位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市中心的学校也基本上能够具备。现在,场地问题绝不是导致校园足球受限的最主要问题,很多三四十岁的人可能都有这样的记忆:在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随便一片土地、一块草坪都能成为自己踢球的乐土。这不就很能说明问题吗?


微信小程序制作开发
微店注册
怎样在微信上开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