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资讯网 > 时尚

魔装 第十四章大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3:46

魔装 第十四章大事

把可儿扛上墙,苏唐翻过墙头,再把可儿抱下来,主仆两人鬼鬼祟祟摸进竹林,走不多远,前方看到了秋千,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

这里是苏唐长大的地方,不过在母亲故去后,苏唐在老常管家的劝说下,搬到了正院,以昭示他唯一继承人的地位。

苏唐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那女孩的年纪不大,估计要比可儿小一、两岁,长裙的布料很普通,也许是因为年纪太小,或者是身份的限制,她脸上没有涂抹脂粉,要知道这里脂粉的价钱是非常昂贵的,朱儿和可儿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才会舍得用脂粉打扮一下自己,平常都素面朝天。

而且那女孩没有任何首饰,一身上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苏唐估计,那女孩应该是个地位低下的侍女。

“小妹妹,一个人玩呢?”苏唐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那女孩恍若不觉,依然默默的看着前方。

难道是聋子?苏唐探头看向那女孩,陡然,他的心脏好似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般,剧烈跳动起来。

那女孩的相貌太纯净了,纯净得完全没有人间的烟火气,眼若秋水、眉如远黛,挺直的鼻梁,紧抿的双唇,还有她的肌肤,都那么完美,毫无瑕疵,就像真人版的瓷娃娃。

不过,苏唐立即稳定心神,暗自腹诽着,果然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连养个侍女都是这样的超极品,和她相比,朱儿和可儿都显得逊色很多。

“小妹妹,你长得真好看,呵呵……”苏唐干笑两声,视线一转,落在那女孩的一双赤足上,做主人的这么小气?连一双鞋子都舍不得给买么?

那女孩终于有了反应,抬手瞟了苏唐一眼。

“能听到我说话么?”苏唐问道。

那女孩皱了皱眉,似乎对苏唐的质疑有些不悦。

不是聋子就好,苏唐伸手抓住秋千的皮索,笑道:“我陪你玩吧。”说完,开始慢慢推动秋千。

那女孩没有应允,但也没有拒绝,默默的坐在那,身体随着秋千飘来荡去。

“小妹妹,你叫什么?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苏唐轻声问道,在他的认知里,这个世界的人心理年龄大都很晚熟,因为每天接触的信息量太少太狭窄,可儿就是一个例子,这女孩看起来比可儿还小,套近乎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苏唐希望知道这些客人的来历,然后综合所有获取的信息,尽可能得出一个估值,身份尊贵与否和实力是两码事,必须看到验证,如果一点胜算都没有,他只能带着堡内的人逃走了。

那女孩没有回答,苏唐接连问了六、七个问题,试图和那女孩建立交流,但那女孩只当苏唐根本不存在。

苏唐有些不耐烦了,停下秋千,绕到侧面,观察着那女孩的双眼,片刻,他又叹了口气。

那女孩的眼瞳中没有任何情绪,缺乏情绪波动,他就没办法分析,不会是个弱智吧?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小妹妹,能不能向你们主人禀报一下,就说我有十分火急、人命关天的大事要拜见他?”苏唐放弃了,本以为那小丫头最容易套话,没想到白白浪费了时间。

听到这句话,那女孩的神色终于不再那么淡漠了,似乎有些吃惊,歪过头上下看了看苏唐,随后站起身离开秋千,缓步向前走去。

这样一个纯净无比的女孩,赤足走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本应是一幅很美的风景,但苏唐没有心情欣赏,他苦笑道:“喂……我是在这里等你啊,还是和你一起去拜见你家主人?”

那女孩依然没理会苏烟,盈盈走远,一直呆在傍边的可儿低声道:“少爷,她怎么不理你呀?”

“这个……”苏唐点了点脑袋,可还没等他说下去,可儿已经恍然大悟:“哦,智商太低呀……”

等了许久,昨天出面和朱儿交涉的黒衫老者出现了,离老远便笑吟吟的说道:“苏少爷吧,我们……我家主人有请。”

走进熟悉的东院,苏唐没心情缅怀童年的时光,直接踏入正房,房间里只有一个中年人,没精打采的坐在那里。

苏唐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别人,那中年人他见过,也是随从之一,看样子……那大贵人似乎懒得和他见面。

“苏少爷,到底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那老者笑道。

苏唐犹豫了一下,现在不是要求得到尊重的时候,还是先说了吧。

接下来,苏唐把早晨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其中稍微做了些更改,把一些没出息的画面改成大义凛然,最后是对方强行给他苏唐灌下毒药,又用小林堡的人做威胁,他才暂且低头。

苏唐没有放过黒风堡的柳明升,顺便提了几句,但没有多说。

老者听得倒是很认真,而那中年人却表现得昏昏欲睡

,苏唐的脸色在跟着情节走,时而愤怒,时而唉声叹气,但心里想得是另外一码事。

凶徒们都要打上门来了,那中年人还睡得着?!不外三种原因,一种是并不相信自己的话,一种是妄自尊大,以为没人敢惹他们,第三种则是他们拥有极强的实力,压根没有把这种威胁放在心上。

“我说的句句是真,如有半点谎言……”说到最后,苏唐不得不发誓,他必须争取对方的重视,没有重视就没有合作。

“我知道。”那老者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话锋一转:“苏少爷,他们给你灌下了毒药?把舌头伸出来看老夫看一看。”

“毒药在这。”苏唐伸出手:“他们把毒药塞进我嘴里的时候,我把药丸藏在舌尖下了,盒子里是他们让我放到水井里的药粉。”

那老者接过铁盒,又接过药丸,放在舌尖下嗅了嗅,轻轻把药丸掰开,随后皱眉道:“苏少爷,幸亏你机灵,这毒是没有解药的,就算老夫能治好你,也会落下病根,以后再不能吃大鱼大肉了,只能靠吃稀粥度日。”

“他们这么狠毒?!”苏唐登时大怒,他是真的愤怒,也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蚌埠治疗早泄费用
江门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好的妇科医院
蚌埠治疗早泄医院
江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